当前位置:仓储自动化网 > 资讯中心

Lily商务时装的仓储物流外包实践

2017/9/13 10:52:12来源:作者:

  在日前召开的“CALTS2017第九届中国鞋服行业供应链与物流技术研讨会暨第二届全国鞋服物流经理人互动场”上,上海丝绸集团品牌发展有限公司仓储物流部经理陆建新先生发表了题为《基于数据分析下的Lily仓储物流外包实践》的演讲。

  上海丝绸集团品牌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品牌设计、开发、生产及销售的服装公司,其投资主体为上海丝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国的服装出口企业之一。上海丝绸集团品牌发展有限公司旗下的Lily商务时装,自2000年开设第一家专卖店以来,如今已在国内进驻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并同步在美国、希腊、俄罗斯、沙特等海外城市开设专卖店。陆建新在演讲中,主要介绍了Lily实践情况,分析了服装企业的物流外包策略和具体要求。以下为其演讲实录和精彩观点分享。


  上海丝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国最大的服装出口企业之一,也是国资委下属东方国际集团的重要组成成员之一。上海丝绸集团拥有多个品牌,根据“新零售下的物流外包”分论坛主题,特拿出Lily商务时装的部分数据以及个人的一些观点,与大家进行分享。

  一、Lily仓储操作数据分析

  2016年我们的操作吞吐量是1237万左右,操作环节主要分为四个部分:采购入库、出库、退货和质检环节。我们的业务模式在国内有直营、联营、代理、电商,因为Lily在国外有80家左右的店铺,所以还包括海外的业务操作。在2016年的人员工时方面,我们不仅统计了出勤工时、加班工时,还有正式工工时、临时工工时,还能细化到天猫、唯品会,以及线下门店等分别用到的工时数。基于以上数据,我们可以分析出成本及时效,线下的操作量可以平摊到每件是0.46元,每小时处理件数是68件;天猫的操作成本是每件0.88元,平均每小时是36件;唯品会的操作成本是每件0.63元,平均每小时是50件。

 

  二、业务外包衡量标准

  2016年我们和物流外包的第三方公司做了一些业务沟通。对于Lily来讲,本身希望将一些物流业务外包出去,在业务外包方面,主要考虑成本、效率和服务需求、外包风险等四个方面,我把成本放在第一位。


  以成本来讲,我们会在仓储投入、设备投入、系统投入和人员投入上进行比较,我们的外包是否要根据报价核实。上一页的报价是涵盖了设备和系统的投入,整体上大于人力成本的支出。


  效率要求比较广义,比如说吞吐量。以Lily来说,业务高峰期除了线下的门店、电商、海外业务都是并发,这时候如果要外包,是否能够适应不同的,包括转运和大批量的退货。

  退货归货上架按订单考核时效内完成,因为Lily不卖过季商品,我们要进行电商和线下售卖,因为它涉及一系列的组合操作。还有快反订单,作为我们企业来讲,要求快反订单是当天入仓、当天出货,两天到店,希望三天完成组合,这个很有压力,因为实时操作,尤其是高峰期和订单波动的时候影响很大。我们的想法和外包物流相结合,是需要在合作过程中考虑的问题。


  服务需求方面,Lily的所有货品需要质检、二次包装和更换吊牌,在销售中产生的次品要返修和维修,这是为了二次售卖。还有多业务同步操作,我们有海外、国内和电商同步并行。操作灵活性合理范围内调整。下午5点要下班了,紧急订单怎么做,这就涉及到运输情况、是否能发出货等很多问题。


  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外包承担了几个风险:一是沟通协调,最重要的是涉及到费用的问题。如果没有牵涉到费用,我想很多问题都可以协调到位。甲方不想出钱,乙方想要钱,这时候怎么办?是衡量平均价还是怎样?二是执行环节,作为甲方,在业务高峰期人员非常不稳定,我认为第三方这时候也会存在这个问题。三是品牌商较多,也许甲方只有一两牌子或者三个牌子,但某一个大的第三方物流商可能要服务几百个品牌,比甲方还需要人。


  三、局部操作环节外包

  作为个人来讲,非常想将部分物流业务交给第三方,Lily也在探索做局部操作环节外包。捡配货是唯品会JIT、天猫的JIT和新品上季,是否有局部外包?还有“双11”和平时的集中状态,是不是可以采用部分的人力外包?这其实涉及到劳务和场地的操作。二是质检包装,在转季退货和大型活动的都会涉及到质检,这是不是也可以单独拿出来外包呢?三是退货整理。现在有一些第三方已经承接了退货的整理,有一些已经在做从门店退回到第三方做质检和整理,再退回到仓库。


  在我看来,相比仓储外包,运输外包稍微好一些。例如,现在我们企业有区级的快递,以北京为例,小于6公斤普通快递两天甚至一天就可以到达,而且可以低于区域标准。但仓库和外包更复杂一些,需要做更多的探索和尝试,尤其在人员管理和系统优化上采取更新的方式。

技术支持